Chris Lewis

来源

Chris Lewis

发表于

20th September 2018

标签

咱们先拿什么数字来说呢?美国的旧金山创造了7,810亿美元的GDP,同比增长5.2%。如果旧金山是一个国家,这样的经济实力全球排名可达前20。


中国大湾区的经济实力则更令人惊叹。这一地区包含香港、澳门以及广东省,地图上展开来就像一只脚印。据预测,到2030年前,这一地区的经济产能将超过4.6万亿美元。以为这太夸张吗?好吧,其实现在就已经达到1.3万亿美元,离那个数字不远了。

如果只说经济活力,这两大地区真可谓全世界最令人兴奋的经济区域了。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想要将这两大地区放在一起,不是要作为竞争对象,而是联合起来为经济增长做贡献,共同造福于我们的子孙后代。

我们来看看这两大地区经济繁荣背后的原因是什么。美国海湾区域在于当地杰出的科技,而这一点要归功于三大要素。

首先,类似斯坦福大学这样全球顶尖研究院校的超高教育水平。如果这一点再遇上美国的企业家精神,就好比企业拥有了强大的引擎动力。而硅谷沙山路一带的金融公司,就为这座引擎提供了燃油——各大投资银行可以为好的想法提供强有力的经济支持。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,旧金山就是美国多元文化的发源地。20世纪50年代-60年代间的反主流文化运动就是在这里爆发。

也正是这一点,这两个地区潜移默化中却又惊人的相似。旧金山的反直觉思潮表面上是个人发起,而不为人知的是幕后主谋却是美国政府。当然,同样都是富有远见的企业家们选择了这两大地区;但中国的大湾区,是在政府行政力量规划下的个体激烈竞争,二者的模式不一样。

在中国的大湾区,是一种更基于行政规划而不是无秩序的个人主义尝试,这当中就有来自香港、澳门以及广东省的不同文化、政治以及法律体系的相互融合。这一愿景巨大,富有巨大的消费市场潜力,政府投入与个人努力在这里得到了很好的融合。

这种方式会成功吗?至少现在看来,答案是肯定的。目前世人所看到的,不过是中国基础建设规划的冰山一角。“一带一路”项目将通过公路、铁路、港口以及机场等形式,走向更广阔的世界。

这一雄心蓝图非常伟大,以至于单个企业都难以去想象。也正是因为如此,需要中央集权统一把控。这样一来,我们也有机会够将这两大体系、两大愿景乃至两大时期(过去与现在)放在一起作比较。

这就是我们要打造“对话大湾区(Bay to Bay)”的原因。我们在这两大地区都有实体办公室。举办这样的论坛可以帮助两地更好地互相学习先进经验。这也为两地互相支持创造了独一无二的机会。这同样为两地公共部门对比不同政策的实施,创造了很好的机会。这次活动同样也会给两国的企业品牌方及其消费群体、我们自己的同事带来莫大的益处,也最终将服务于两个国家。

欲了解更多关于本次活动的讯息,请点击:teamlewis.cn/bay-to-bay/

同意保持联系